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家族——恣意流淌的淫水

 茜安静走进屋子里,不想去惊醒任何人,因为现在是半夜二点她刚从一个朋友的生日舞



宴回来,然後静悄悄的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并点亮的房间的灯,她的爷爷奶奶这



几天来她家玩,睡在客厅旁的房间里,他不想去惊醒他们她无力的躺在床上,她现在仍



然感到求不满,因为她男朋友没能够去叁加那场宴会。







在舞宴中她就感到欲火难捱现在她感到必须去把它发泄出来,她起身脱掉了她的衣服,



换上了睡衣,她的手慢慢的爱抚,揉捏自己的乳房,她的手指揉搓着自己的乳头慢慢的



玩弄他们,直到乳头变硬,慢慢的她的手慢慢的滑下小腹到达了渴望已久的阴户她分开



了自己雪白的大腿,挺起了臀部,用右手的中指,在插入之前先在阴唇上下的爱抚着嘴



巴轻哼出声。







小茜的阴户几乎马上就湿透了,她的淫水恣意的流下了她的手指,她用自己的左手沾取



自己的淫水,慢慢的向後移到了背後,慢慢的插她的手指进入了她的屁眼然後插入右手



的另外的一只手指进入了她的阴户,然後用手指开始同时抽插自己的阴户和屁眼。就在



这时候小茜的爷爷,已经上完厕所要回自己的寝室他看到小茜的房门打开了一小缝,灯



光仍然是亮着的。







他只是纳闷稍微的看了一下,这麽晚了她怎麽还没睡,他瞬间目瞪口呆,当他看见那个



景象,她的孙女那稚弱的年轻肉体因手淫在床上不断扭曲滚动着她那浑圆坚挺的乳房,



不断的撞击她的睡衣,她的手指急速的在她的大腿之间抽插,因为她的手指,他没办法



看清她的阴户,但他可以想像的到她的阴户的火热。







这情景震撼了他,他的在内裤里开始勃起。他告诉自己,他不应该偷看自己的孙女



手淫,但他没办法,下定决心走开他小心的把门稍微再打开一点,以便看的更清楚一点



,他的手慢慢的伸到自己的内裤里抚摸。







小茜注意到了那门被稍微移开一点,但她已经接近快接近高潮了,她不想去停止。







她偷偷的轻扫门缝数次,然後她藉着灯光看清楚原来那个人是她爷爷她不禁偷笑嗯 如果



他真的想看 我就表演给他看吧,小茜继续啪啪的用手指猛烈撞击她的阴户,愈来愈快,



直到她达到高潮然後无力的倒在床上,乳头依旧高高的挺起,她调整身体,面对着门,



稍微的分开了大腿,如此他爷爷能看清楚她的阴户,以及充满了大腿内侧的了淫水。







休息了一会儿她起身,关上了灯光,然後上床睡觉然後他听到了他的爷爷经过了客厅,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隔天小茜苦等机会去与她的爷爷单独相处,直到那下午机会终於来临,当她的爷爷走进



了他们临时居住的客房,小茜假装无所事事的散步,然後走进了房间,然後随手关了门



,并且上锁。







她的爷爷感到惊讶,但他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下腹部我只是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



,爷爷你还记的昨天晚上吧,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你当然知道,爷爷昨晚你偷看我手



淫。对吧,我喜欢你偷看我手淫它使我的阴户感到火热潮湿,我今晚会再做,假如你想



看到更多的,你今晚会来吧!







小茜 你不应该说这种话,为什麽不能? 我知道你喜欢的,爷爷。小茜走向了她爷爷,一



只手轻轻摩擦他的,一只手爱抚自己的乳房。







你不一定要来,假如你不愿意的话,但是如果你能来我会非常高兴的今晚你甚至能进到



我的房间,这样你会看的更清楚说完,小茜移开门锁打开门,走出去。他的爷爷宁试着



她的背影,然後慢慢的坐在床沿。突然小茜转头给他一个微笑,今晚在见罗,到了晚上



小茜的爷爷,不能睡的躺在床上,下定决心不要离开房间但是那是多麽痛苦的煎熬啊,



在他的脑海里不能停止想像孙女那赤裸的肉体,他感到他的愈来愈硬,当他回想起



了前晚的情景,不一会儿,他下定决心,他轻声的起床,离开房间。







他现在唯一脑海里能想到的只有他自己孙女,感的肉体经过了客厅,她看到崔西房间



的灯光是亮着的,他们稍许的打开,在客厅能看到灯光他用轻巧的步伐来到门前,凝视



门里她看到小茜赤裸的躺在床上,大腿分开,眼睛凝视着房门,去期待他的到来爷爷进



来嘛 我正在等你,他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不要忘了锁上门锁,我们彼此都不希望有人



来打扰我们吧他锁上了房门,走到了床,坐在小茜的旁边他的眼睛上下的巡视着小茜的



肉体,凝视着她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和长满阴毛的阴户小茜坐起身,把手伸到了他



的二腿之间,从他的睡裤,贪婪的抚摸他的啊 你已经这样硬了





小茜我们不应该做这种事,我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孙女为什麽?为什麽我麽应该停止这



种事,彼此都能享受快乐啊, 让我使你放松 或许你就能享受这种快乐小茜解开他的睡



裤,把它拉下掉落在地上,然後把他的内裤脱掉,用一只手握住他的另一手爱抚睾



丸 看 这不是感觉很好吗?喔 小茜 这感觉棒透了 但这是不对的







我猜这就更不对了? 小茜调皮的笑着,然後用舌头轻舔他的龟头,然後含进她的嘴巴并



且轻咬龟头,在含进整只之前她一面不断上下的用嘴抽插他的,一面轻抚他的



睾丸爷爷突然猛喘一口气,然後呼吸沈重的,他用他的手指猛烈的拽着她的头发小茜吐



出了他的,然後用舌头上下轻舔着阴精,然後吸进睾丸,轻舔他们然後用她那丰满



的乳房,去夹弄着爷爷只要你说你不想继续,无论何时,我会马上停止 爷爷只是



凝视着她,没办法说一句话







现在让我们躺在床上,那会是更好的享受他躺在床上的中央,然後小茜分开自己的大腿



,她抓紧了他的,然後慢慢的蹲下直到龟头稍稍的刺穿阴唇,直到整个进入阴



户里一个小小的呻吟声从彼此的嘴巴冒出来小茜抓着她爷爷的手,去放在自己丰满的乳



房上面,当她上下腰部猛干着的时候她的律动愈来愈快,她的爷爷起先拒绝有任何



反应,但不久就猛抬臀部,去撞击孙女的阴户,双手也不停的大力柔捏拧弄她的乳房







他们继续啪啪猛烈的撞击彼此的肉体,不久小茜到达了高潮,她赶忙的紧咬自己的嘴唇



以免尖叫出声,她移动得愈来愈快,撞击着爷爷的,不一会儿,他爷爷也达到了高



潮,喷射了他的精子深深的进入她的阴户里







小茜无力的躺在爷爷的胸膛,两个人的呼吸仍然是相当的急促,不久小茜的呼吸慢慢的



平稳下来,她温柔的亲吻着爷爷的脸颊这不是令人感到相当的快乐吗?爷爷你仍然认为



我们不应该做这件事吗?







小茜下移她的头到爷爷那萎缩的上,舔掉爷爷上自己的爱液,和爷爷的精液,,



然後爷爷回去他的房间,小茜一个人躺在床上此时她心里盘算着许多的可能,她想要跟



所有的男亲人,建立一种新的关系想着想着,然後她慢慢的掉入了睡梦中,一抹微笑



浮现在她的脸上







隔天早上,小茜慢步的走出房间去吃早餐,脸上仍然带着微笑她仍然深深的沈浸在昨晚



的甜蜜感觉里,小茜她是最後一个到达餐桌的这是你的份,我们是正在纳闷今天早上你



到底什麽时候才会起床,她妈妈 真揶揄的说着,然後放一些食物在她的盘子里





她的老爸森说道,亲爱的你昨晚睡的好吗?



令人惊奇的好,老爸



然後给她爷爷一个神秘的微笑,爷爷也给她一个神秘的微笑,幸好她奶奶没有注意到。







嗯,我跟朋友约好去练摇滚乐了,她的哥哥富来说道,然後很快的吃完食物把碗筷放到



了水槽里。我们一会儿再见。







小茜现在安静的吃着早餐,她没有一刻去停止想关於爷爷,关於她的其他亲人她看着她



的父亲,看着他的浓密的黑发,雄伟的体格,然後轻摇自己的头企图驱除这些淫荡的想



法,她不能相信自己正想着要跟父亲做爱







吃晚早餐後,她的爷爷奶奶,要去拜访她的阿姨安,和姨丈志和他们的堂姐和堂哥樵和



莉亚,并和他们共度几天,然後几天之後他们将一起来我家,度过一个家族的聚会,跟



着阿姨蓉姨丈克新



爸爸,你能带我去好友的家吗?



在你上班的顺路途中,她按耐不住的想去告诉她的好友,昨晚发生了什麽事?



当然能,亲爱的



当每一个人离开家之後,真继续去清理那些碗筷,把厨房收拾乾净。当她做完这些事之

後,邻居却怯莉走了进来



嗨,真,你正在做什麽喔



没什麽,因为家人都出去了,我把厨房整理一下。



你父母还没回去吗?



他们要去打扰我妹妹他们几天,几天後他们将跟我妹妹他们一起过来,他们坐在厨房的

餐桌闲聊着,放着音乐,并且喝着酒,谈论着最新的话题,大约一小时之後,蓝克练习

完摇滚乐,回到家中



嗨,妈。嗨,怯莉小姐



哈罗,蓝克,你今天好吗?



好的,亲爱的,摇滚乐练的如何



没问题



蓝克离开了那二个女人走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怯莉注视着蓝克离开,她喜欢看着他的屁股在牛仔裤里摆动的感觉。



我不懂你怎麽能忍耐?她说着?



忍耐什麽?



跟一个像你儿子如此年轻英俊的小夥子住在一起,而没有跟他做爱



怯莉!



我是认真的,他是雄伟的,我敢打赌,他一定也有一支巨大的



怯莉!你知不知道? 你正在谈论的是我的儿子



我知道 但你从没幻想过你儿子的吗?你老实说



嗯,我承认我偶而有,可以了吧!但这不意味着,我会真正的去做这件事



为什麽不真正去做它呢?.



"因为他是我儿子",真不能相信她朋友所说出来的话



抛掉这层顾忌,我敢打赌你会喜欢的



真好气的说道, 我不晓得,你在说些什麽?



让我们一起去他的房间吧!你就知道我在说什麽



你是发疯了吗??



怯莉邪恶的对着她微笑,或许,但它一定非常有有趣的来嘛!



放松一下,怯莉拉着真的手臂,推她离开椅子,拉着她上楼到蓝克的房间,她轻敲蓝克

的门,不等蓝克应声,就拉着真走了进去



蓝克,你在忙吗?没有,有什麽事吗?他看着这二个女人,脸上有着疑惑的表情。



我想要让你妈妈见识某些事情,怯莉蹲下了膝盖在蓝克的前面,解开他牛仔裤的扣子,

然後脱下他的牛仔裤和内裤,蓝克只是看着她,不了解她要做什麽,怯莉移动她的嘴唇

含着他那萎缩的,开始舔弄它并用另一只手爱抚他的睾丸,然後用另一只手去爱抚

自己的阴户,蓝克的在她的嘴里慢慢变硬,变长,而且火热。



怯莉继续用她的嘴上下狂抽他的,直到沾满了口水,蓝克不能相信,他曾经

幻想多次的美丽邻居,现在真的在给他吹喇叭 而且他的母亲从头到尾在旁边观看,他

的脑海一片混乱,但最後他决定放松自己并且享受将要发生的事。



怯莉转头面向真说,看这大,你不能告诉我说,你不想要吸它吧!



我不想,真的,她的话违背了她内心真正的意思,因为现在她的目光正紧紧的黏着在蓝

克的上



怯莉把真拉了过来紧靠着她,然後抓着真的一只手,去握住蓝克的阴茎。真开始慢慢的

去套弄她儿子的,她失神的靠近然後用嘴去亲吻舔儿子的阴茎,然後用嘴含进龟头

,这时怯莉正在吸她儿子的阴囊。



这二个女人现在正沈醉放纵在海里,他们滚动他们的舌头围绕着阴茎蓝克不能相信她

的母亲正在吸吮她的龟头,但是他感觉如此的快乐,对於对方是他妈妈的事实,他现在

一点也不在意了。马上,他感觉到快感从睾丸直冲上来



喔喔 我要射精了



快射,射你全部的火热精液,怯莉高兴的说,快点,儿子把你的精液射在妈妈身上,快

点,宝贝,给我你的精液,让我尝尝看



蓝克抓紧自己的对准二个女人的脸,喷射出他的阳精在他们的嘴里和脸上然後倒塌

在床上,呼吸沈重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真和怯莉饥渴的舔着彼此脸上的精液,现

在游戏还未结束,蓝克我还要教你更好玩的游戏,我不能想像还有比吹喇叭更好的了,

妈妈,你是在那里学的如此高明的技巧



喔 我已经练习了太多次了,每当你爸爸需要的时候,嗯,蓝克,现在换你为我们服务了

,怯莉, 慢慢的脱掉了真的衣服然後拉她转身去面对自己的儿子



喔 妈妈 我从不知道 你有如此感的肉体,蓝克伸出他的手沿着她的臀部然後向上移动,

直到到达她的乳房,不断的柔捏她的乳房,并且把她的乳头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性谧约旱氖种钢洌欢br />
的挤压,然後他的舌头由她的母亲的胸部,开始往下舔直到雪白的大腿内侧,然後用头

挤进了她母亲的大腿,脸朝着她母亲的阴户,然後轻轻吸吮着阴唇



喔喔 啊啊啊 蓝克 快快快 喔喔喔当蓝克正在忙碌的吸吮他母亲的阴户,轻咬她的阴核,

怯莉脱光自己的衣服,在旁观看,突然的,真 猛抓儿子的头发,并且推他的脸更加的进

入她的阴户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