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生活2

 就这样持续多次的插入、旋转、抽离,让安雪儿的私处涌出大量蜜液,弄湿了他的手掌及她的臀瓣,也将安雪儿推上了高潮。
  
  “啊!”私处开始强劲痉挛,她再也受不了地尖叫出声,倒进君圣天的怀抱。像是躺在一片软绵绵的白云上,她觉得好轻松、好累、好想睡觉……
  下身胀痛的君圣天在满足了安雪儿之后,抱起她,让她横躺在长板凳上休息,并细心地替她盖上特大号的浴巾,然后才进入冲水间,想借着冷水安抚那得不到发泄而疼痛的勃起。 
  他多么想用坚硬冲入那紧湿的花径,占有她的纯真,但他知道还不是时候,他不想吓跑他等候已久的娃娃新娘。             
  
  从有记忆以来,他就常常梦到一个身着古代服饰的小美人,总是和他形影不离,他们俩时常依偎一起,甜蜜地互诉情衷。
  
  他放纵自己的霸道及温柔爱着她,而她总是含羞带怯地接收他给予的一切。她那青涩的笑容是那么的吸引人,让他每每都想深深地占有她的全部。
  
  梦境是如此逼真,他开始相信这是前世所发生的事,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索的小女子身在何处。直到一年前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安雪儿的照片,他才明白,原来她真的存在。
  
  兰馨高中的校花选举,吸引了大批媒体前去采访,但媒体感兴趣的,不单是因为安雪儿是大名鼎鼎的安氏集团总裁的独生女,还因为她倾城的容颜。
  
  说实在的,光是她的美貌,就可让一票男记者自愿跑新闻。
  
  她害羞的微笑依然动人,跟他在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他相信雪儿就是他上辈子的爱人!于是他开始调查她的一切。
  
  收买曾在她家里工作过的佣人,及她的同学、朋友们,套出她从小到大的事迹,并用他身为世界闻名的君主跨国集团总裁二公子的雄厚资源,调查关于安雪儿的所有事情。
  
  而这也是他去年会参加游泳竞赛的原因,为了往后可以更方便接触安雪儿,运动健将的他,在前一所学校破天荒地点头答应参加竞赛,乐坏了打他主意,又碍于他惊人家世的校方。
  
  果然君圣天不负众望地夺魁,而且更顺利的是,兰馨高中游泳社社长张健在他转学过来后,因为游泳社缺少教练,立即邀请他当顾问。其实,就算张健不邀请他,他也会施压给校方,让他有权名正言顺地在游泳社里指导社员。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接下来就是他努力夺得佳人芳心的时候了。
“什么?他亲了你?我是不是听错了?”徐小灵不敢相信安雪儿被君圣天夺去了初吻,她瞬间提高音量,让电话彼端的安雪儿,马上把电话筒拿离她可怜的小耳朵。
“我有试着推开他,但他都不为所动。”安雪儿很委屈,她把初次跟君圣天碰面的情形大约告诉了徐小灵,当然,激情的画面就“儿童不宜”地点到为止。
“天啊!我是不是在做梦?有同学告诉我,游泳社来了一位帅哥转学生做你们的顾问,这个顾问就叫君圣天,不会正巧就是亲了你的色狼先生吧?”
才开学两天,君圣天就以他出色的外表成了兰馨高中的风云人物,女学生们在得知他加入游泳社后,便争先恐后地报名想进入游泳社,以便近水楼台先得君。
“就是他啦!”安雪儿羞赧地回答,她想告诉好友所有的事,让好友帮忙给个意见,但发生过的事对她来说,是那么的难以启齿。
“那他没有乘机吃你豆腐吧?”
“嗯……泳池旁有很多人啊……”
“好啦!那就是他无机可趁罗!”徐小灵受不了安雪儿说话慢吞吞,直接打断她的话。
“不是啦!他嫌我穿太露,就当着大家的面,抱人家到更衣室啦!”安雪儿不好意思地快速说完真正的情节。
“哇!真带种。没有人阻止他吗?你那一票仰慕者呢?”太露?她还觉得包太多呢!
“嗯……”
‘哎哟!至少你们社长应该有所表示吧!“徐小灵的急性子遇上了呆头鹅的安雪儿,真是越来越沉不住气。
“社长他好像很崇拜君学长,他还帮君学长让我们快点离开。好丢人喔!怎么办?”
“他似乎很中意你,那你呢?”发生这样的事,依雪儿的个性应该会哭哭啼啼地哀悼自己不幸被夺的初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副好像在跟男朋友呕气的小女人。
“我……我不知道。”
“你讨厌他吗?”
“好像不会耶!”
“那你喜欢他吗?”
“我还不太认识他,而且他好霸道,都不听人家说话,故意让大家误会我们的关系。要人家做他女朋友,应该要先追求人家的嘛!”安雪儿说了一堆言不及义的小抱怨。
“等等!安雪儿同学,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你脑袋坏了?他不是非礼你的恶徒吗?怎么你都不生他的气呢?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听起来像个小花痴在抱怨男朋友啊?”徐小灵终于忍不住,把这个疑惑问出来了。
“小花痴?我有吗?”
“有,当然有,你是不是也迷上他了?”
“怎样叫做迷呢?”安雪儿发挥好奇宝宝的精神,想弄清她对君圣天的感觉。
“这个嘛……就好像迷恋明星一样,会想要收集一大堆偶像的东西罗!”
“就像我都有收集快餐店儿童餐的玩具一样吗?”
“哎呀!被你打败了,那些玩具是死的,我说的是人,活生生的男人。”徐小灵很惊讶好友的爱情智商会低到这种程度。“就像当你看不到他的时候会一直想起他,看到了他又会小鹿乱撞。”
“哦!那我好像是迷上他了耶!怎么办?”安雪儿对第一次有了爱慕的对象而手足无措。
“我的祖奶奶啊!我也是黄花闺女一个,你就算喊天灵灵地灵灵,我徐小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她也很无奈。
“那你想,他对我是认真的吗?”
“在还没亲眼看到他以前,我也无法肯定。不过身为你这个保护级动物的最佳损友,我当然要提供一点意见,免得你胡里糊涂就被他生吞活剥了。”
“我才认识他两天就喜欢上他,是不是很不矜持呢?”安雪儿皱着眉头说,关于君圣天的事发生得太快。大戏剧化,让她手忙脚乱不知如何应对。
“喜欢上一个人需要的时间,可以是一个月、一天、一个小时甚至是一分或一秒钟。你不必担心自己不够矜持,当爱情来了谁也挡不住。”
“那我下次再见到他,要怎么做比较好?”
“顺其自然吧!不过你不能让他再吻你了。”
“嗯!”安雪儿应了声,但她心里想的是,君圣天都做过比亲吻还过分一百倍的事了,她阻止得了他吗?
“你可以要求他照着正常的追求程序来追求你。”
“什么是正常的追求程序?”
“正常的追求程序就是……”徐小灵开始滔滔不绝地描述。
“安雪儿,你认识教室外面那个男生吗?他注意你好久了说。”坐在安雪儿前面身材魁梧,却有张娃娃脸的王小明,上课时常不专心四处乱瞄,才会看到教室外有一个大帅哥目不转睛地盯着安雪儿。他趁老师转身写板书时掉过头来,跟她说悄悄话。
“咦?谁?”安雪儿不明所以地转头向外看去,倏地她又转回头,专心地看着黑板前的老师。
天啊!他怎么会在这里?
轻松写意的君圣天随意靠在墙上,眼神专注地望着安雪儿,仿佛他的世界里只剩她和他,再也没有其他人。
方才捕捉到安雪儿的眼光,他嘴边浮现了一丝微笑,还坏坏地对她眨眨眼,吓得小人儿马上掉头正襟危坐。
“我的小雪儿,你再也逃不了了!”君圣天像猎人注视美味的猎物般,凝视着小脸已然羞红的安雪儿,似乎正在思考着要如何捕捉最珍贵的猎物。
而被当成猎物的安雪儿,因为他大胆的注视而脸www.bbkxw.com跳,昨晚她跟徐小灵讨论到半夜才把所有的恋爱程序写下来,并修改了许多次才定案。
她趁着现在,快速做着心理建设,期望在面对君圣天时,能够大胆提出保她安全的恋爱程序。
徐小灵也注意到了这个一直盯着好友看的俊逸男子,看到好友一反常态地没对看她的男生,使出客气优雅的笑容,反而快速掉头还脸红。她马上确定站在外头的酷男,就是鼎鼎大名的君圣天了。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徐小灵一晃眼就冲到安雪儿面前,迫不及待地想帮她加油打气兼壮胆。
“雪儿,想不到你挺有眼光的嘛!外面那个就是让我们伤透脑筋的君大帅哥了吧!”她一脸兴味地说,目光也射向门外的君圣天,他似乎很不满她延迟了安雪儿下课的时间。
“就是他,等一下你陪我出去喔!”安雪儿求救地望着徐小灵。
“没问题,不过你小抄记得带着啊!”
“有的、有的,我还背了好几遍呢!”
“我看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你的阿娜答快用眼光将我凌迟死了。他占有欲很强,你可得小心点喔!”
“再多待一会儿嘛!”安雪儿企图拖延时间。
“去去去!你想做一辈子的小乌龟啊!有我在怕什么?”徐小灵有点心虚地大声讲,边说还边把好友拉往门口。她可不想因为帮忙雪儿而惨遭某人的报复,还是赶快把小绵羊推入虎口看好戏吧!
第三章
等候已久的君圣天看到安雪儿出来,开心地迎上前去,他俊俏的身影引得走廊上出现一堆女生假装在聊天,然而实际上却是在偷偷打量他。
“晦!你……来找我的吗?”安雪儿低头望着地板,不敢直视君圣天的脸。
“没错,你昨天为什么先走了?”他好笑地看着不敢抬头看他的人儿。
“我……我有事嘛……我要回家督促我弟弟做功课啊!”安雪儿说着别扭的借口,心里想着如果被小武听见了,一定会很不屑,因为她有时候还要请教她那天才小弟呢!
“这样啊!下次要走前,先跟我说一声。”君圣天揉揉她的头顶,“你不介绍一下你的同学吗?”
“对喔!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叫徐小灵。”
“你好,我是君圣天。”君圣天看向修长美艳的徐小灵。
“你好,久仰大名了。君学长你果真如传闻中那样俊俏迷人啊!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喝杯咖啡啊?”徐小灵反常地娇声偎向君圣天,此刻的她风情万种,让人惊艳,但他似乎不太领情。
“我不喝咖啡。”君圣天闪开她的接触,还顺手把安雪儿一起拉开。
“哎呀!学长,那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看夜景啊!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喔!”徐小灵对他眨眼,还送了个飞吻给他。
一旁的男生被她热情的模样,搞得兴奋不已,他们从没见过她这样妩媚动人。
“我对你没有兴趣,如果你是想考验我对雪儿的感情的话,用些更高明的手段吧!我对安雪儿是百分百认真的!”他气定神闲地觑着她。
“算你有种,雪儿就交给你啦!她有些东西要给你看,祝你们玩的愉快。雪儿明天见啦!”徐小灵深洒地挥手离去,经过一大群对着她流口水的男生。
“雪儿,你还好吧?”君圣天问着呆若木鸡的安雪儿,怕她被徐小灵的演技刺激过度。
“我没事,小灵好漂亮喔!我从没看过这么有女人味的她耶!”她被好友的演技唬得一愣一愣,但她知道小灵是绝不会伤害她的。
“你不在意她约我出去吗?”
“不会啊!我记得小灵最讨厌喝咖啡和看夜景了。她说咖啡太苦,看夜景容易被抢劫。”
“哈哈!你真是个宝贝蛋,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尝点甜的。”
“嗯!”安雪儿有点害羞,但又兴奋地乖乖跟着君圣天离去。
君圣天带着安雪儿来到学校附近的一间甜品店,他知道她爱吃甜点。
选了一个隐密的桌位之后,他让她先坐进靠墙的位子,然后跟着挨近散发着淡淡香味的娇躯而坐。
“你不是有东西要给我看吗?”他左手随意搭在安雪儿后方的沙发椅背上,身子半转地面对她。
“对啊!”安雪儿有点不自在地坐着,她轻易就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们似乎坐得太近了,但她旁边就是墙壁,能缩到那儿去?
“是什么呢?”君圣天很有兴趣。哈哈!他的小雪儿一定是害羞了!
“就是这个,你看一下。”她有点不好意思,伸手把纸条拿出来。
“恋爱程序?”他挑高了一边眉毛,望向安雪儿。
安雪儿回避着他的目光,低头玩桌布。
“第一个礼拜聊天,第二个礼拜牵手,第三个礼拜看电影,注意不要看恐怖片让男生有机可乘,除非他比你更胆小,满一个月搭肩膀……”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他看向头已经低得快贴上桌面的安雪儿。想他们都只差一步就全垒打了,还要这些程序做什么?
“雪儿,你可以解释一下这张纸上面所写的意思吗?是纯参考的指导手册呢?还是另有用途?”
“这个是小灵和我一起讨论出来的恋爱程序。”安雪儿满脸通红地说。
“然后呢?”他天又挑高了眉毛,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觉得我们应该照正常的方式交往。”她好不容易,终于把要求小声说出来了。
“你不觉得这样的进度很慢,不太适合我们吗?我们都已经那么亲密了。”君圣天边说边压向安雪儿,左手环住纤腰,右手将小脸转过来面向他。
“你别这样嘛!”安雪儿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想避开他炙人的目光。
“人家觉得你动作太快了。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应该愿意迁就我,慢慢来的啊!”她一慌,竟然很流畅地把徐小灵教她的台词背了出来。
君圣天微微退开他高大的身子,若有所思地望着怀中的小脸,忽地他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竟然我的小宝贝都开口要求我了,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你的意思是好罗?”安雪儿很开心,君圣天愿意配合她的意见。
“好是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们最好能顺其自然,不要被这张纸压抑了我们的感觉,这样我们才能谈个自然的恋爱,你觉得呢?”他很绅士地询问着。
“嗯——对啊!自然最好。”她点头附和。
“那我尊重你的意见,你也要尊重我的感觉,这样好吗?”
“好,应该的。”安雪儿很高兴,笑出她的小酒窝。
“哪么,我们从头开始,我叫君圣天,请问小姐芳名?”他使出最迷人的微笑,存心想用高压电电死安雪儿。
“我叫……安……安雪儿,是二年一班的……学生……”她被他的笑容害得结巴,口齿不清。
“我们先点些东西来吃吧!”
“嗯!”
安雪儿觉得此刻的君圣天好有风度,让她很有安全感,跟之前不理她的反抗就轻薄她的君圣天判若两人,但无论如何,他都很吸引她。
她很享受跟他在一起的时光,听他说着他的童年趣事,也被他逗得呵呵大笑。
愉快地度过一个下午,安雪儿也对君圣天的背景知道了大概,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运的女孩,竟然能被如此出色的男人爱护、追求着。
一直到回家,开心的情绪仍持到就寝,她带着甜滋滋的笑容入睡。
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啊!
君圣天在答应了安雪儿的要求后,便不再明目张胆地吃她的嫩豆腐,他变得有耐性且温柔风趣,因此他们的感情快速增进。
而为了能有多一点的时间和她相处,他都会以教她功课的名义,带她到图书馆里无人的自习室读书,此刻他们正彼邻而坐,甜蜜地靠在一起。
“今天是我们相识的第三个礼拜了,请问安雪儿小姐,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牵牵你的玉手呢?”君圣天耍宝地逗弄着脸皮薄的安雪儿,想看她脸红的样子。
果真,安雪儿的脸马上浮现了红晕。
“你又来了,别逗人家啦!”她娇羞不依地用手顶了顶他。
“好、好、好,我的小心肝,别生我的气!我向你赂罪。”他嘴上这样说,手却自动地牵起她的小手举到鼻前嗅了嗅,又用鼻头磨了磨,满足地玩弄着她软绵绵的小手。
看到小人儿羞涩地看着他,他魁惑地勾起一抹邪笑,随即啄吻了下她的手背。
安雪儿羞得马上抽回被侵犯的手。
“你怎么可以亲我的手,纸条上只说可以牵手的。”
“呵!但上头没说不能亲手啊!而且还不能做的我也都没做,不是吗?”
“但是也没写说可以亲啊!你违规了。”安雪儿义正辞严地训诫他。虽然她并不讨厌他对她的亲密动作,但是好怕一切会失去控制,她对自己可没什么把握呢!
“难道我们一定得全部按照那张纸进行吗?你不是说,你也会尊重我的感觉?”
“可是……”她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又不能具体说出哪里不对劲。
“不用可是了,我的小雪儿,难道我对你付出的,你都没感觉?”君圣天用眼睛放出一百万伏特超强电力,像张网般望住安雪儿。
“我……好嘛!人家知道你对我的好啦!你要亲就让你亲嘛!”安雪儿不忍看他失望的眼神,急急地想挽救被她搞砸的气氛。
君圣天问声不响地起身走到窗户旁,背对着安雪儿。
“天。”她撒娇地喊着每每令他眉开眼笑的称呼。
咦?没效,怎么办?她惹他生气了。
安雪儿想到这两个礼拜他对她的细心爱护,就觉得自己不该小气得连亲手都责备他。
“天——不要这样嘛!”还是软软的娇呼声,她起身走到他后面。
君圣天看起来仍是不为所动,但其实他已经被她的声音搞得身体僵硬,就快忍不住转身压上她了。
这个小魔女,不行,要忍耐再忍耐!
君圣天不住地提醒自己,一时的忍耐才能换来更多的幸福,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安雪儿突然哽咽地从背后抱住他的腰。
“天——我以后都听你的,不提那些程序了,你不要不理人家好不好?”她带着哭声讨好他。她不喜欢这样,她已经很在意他了,如果天不理她,她会非常非常难过的。
  君圣天一达到目的,立即转身抱住让他心疼不已的人儿。
  
  天啊!他竟然弄哭了他的小雪儿。
  
  “雪儿,不哭不哭!我永远都不会不理你的。我该死,都是我的错。”他紧紧地抱住她,大掌温柔地拍抚着她的背部。
  
  一得到心上人的安抚,安雪儿反而放声大哭,尽情在他宽厚的胸怀里发泄自己的恐慌不安。
  
  君圣天只能心疼的任她哭个痛快。
  
  “你好坏,吓死我了。”
  
  “对不起!我只是太在乎你了。”
  
  “你……不可以……再不理我罗!”她想得到他的保证。
  
  “我再也不会不理你了,别哭了,把我最爱的小脸都哭花了。”他爱怜地擦拭她脸上的泪痕。
  
  “嗯!我要去一下化妆室。”想到自己现在一定丑死了,于是想要快点去洗手间整理一下仪容。
  
  “好!我在这儿等你。”在他眼里,雪儿就算哭得眼红、鼻红,还是楚楚可怜得让他心疼。
  
  待安雪儿离去后,君圣天随即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哈哈!小雪儿很快就会完完全全属于他了。
  
  他的本意是想让雪儿自己取消他们的约定,无意把她弄哭,心爱的人就在身边却不能摸、不能碰,对正值血气方刚的少年,真是个大折磨。现在可好了,他可以尽情享用了。呵——他微笑地面对窗外。小红帽有危险喽!
  
  “雪儿,你和君圣天进展得还不错吧!”徐小灵关心地询问安雪儿,但其实看好友每天都笑眯眯的,也知道君圣天必定很疼爱她。
  
  “嗯!他对我很好。”说着说着,安雪儿的俏脸又露出了梦幻笑容。
  
  “哎呀!真是受不了你,笑得跟什么一样,存心想让人忌妒。”
  
  “小灵,你也快交个男朋友吧!这样我们就能互换心得了。”她天真地建议徐小灵。
  
  “听你说得可容易呢!不过我现在不想交,看你恋爱的傻样看得我都怕了。”徐小灵边说边颤抖,表示她真的很恐惧。
  
  “恋爱本来就是傻傻的啊!不变傻就不像谈恋爱了。”她一脸正经地说出她的心得。
  
  “是!恋爱专家,小心怎么被你阿娜答吃了都不知道。”
  
  “天很尊重我的。”
  
  “天?我的妈啊!亏你叫得出口。”她开始怀疑恋爱会让人变得厚脸皮了。
  
  “你别取笑我了啦!等你也喜欢上男生,就会跟我一样了。”
  
  “是吗?跟你一样笨吗?”徐小灵调侃地说。
  
  “徐小灵!”安雪儿羞怒地扬声喊道。
  
  “好啦、好啦!恋爱中的人最伟大,我百分之两百支持你啦!你的专属保镳来了,快露个笑脸别害我被追杀啊!”
  
  安雪儿看向走廊,果然君圣天已经在等她了。
  
  “好啦!那我先走喽!”安雪儿露出笑脸,小小的酒窝浮现在粉脸上,让人看得心都酥软了。她迫不及待地拿起书包住门口走去。
  
  “嘿!玩的愉快,记得带套啊!”
  
  一听到徐小灵的话,安雪儿马上转身,脸红地娇瞪着好友。
  
  徐小灵故做无辜地举起双手投降,让安雪儿又羞义恼地只好快步往君圣天奔去。
  
  看着两人甜蜜牵手离去,徐小灵也替好友感到开心,什么时候也有一个宠爱她的男人出现呢?哎呀!算了算了,谈恋爱麻烦死了,她还是继续做她的“单身贵族”吧!
  
  君圣天和安雪儿手牵手,走到学校里某个自成一格的宁静花园。
  
  也只有像他们这般热恋中的情侣,才有兴致逛学校的花园吧!
  
  “雪儿,这个礼拜五晚上可以出来吗?”
  
  “可以啊!你有什么计划吗?”相恋后,君圣天带她去了好多地方,送给她好多她喜欢的小玩偶。他风度翩翩又成熟,一点也不像十八岁的毛头小子。
  
  “我们先去餐厅吃晚餐,再逛百货公司,最后再去看午夜场的电影吧!”他想买些性感一点的小洋装妆扮他的雪儿娃娃,不然她的娃娃脸有时真让他有残害幼苗的感觉。
  
  “好啊!可是那会很晚回家吧!”安雪儿很期待,但她很少晚归。
  
  “嗯!你要不要先跟你父母交代一下?”
  
  “我会的。”安雪儿很有把握爸妈会放行,他们一向很开放,对子女只会建议、不会命令。
  
  “那礼拜五,我晚上七点到你家接你,好吗?”
  
  “嗯!”安雪儿点头,现在他真的是她的天与地了。
  
  君圣天满足于安雪儿对他的依赖,这取悦了他某部分的大男人心态,温驯的她,可人得让人想一口吞下。
  
  他忽地把她压靠在大树上,用手抚摸她光滑的颈项,像是个邪恶迷人的吸血鬼,正考虑着要从何下口。
  “天……”
  
  感觉到气氛的变化,安雪儿敏感地知道君圣天想吻她了,虽然被他亲过许多次,但她还是会感到害羞。尤其他总爱在公共场所突然热情地向她索吻,虽然大都是在无人的地方,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随时有人闯进他们的小天地。
  
  “雪儿,你喜欢我吗?”君圣天一手抚摸着安雪儿,一手撑在树上缓缓地靠她的娇躯。
  
  “你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你应该知道的啊!”她羞涩地回答,她很想低头避开他灼人的眼光,但抚着她颈项的手却让她不能移动。
  
  “我要听你说出来。”君圣天的拇指抚上了她粉嫩的下唇,慢慢地摩擦,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我……”
  
  “说啊!”他催促着她,头也越来越俯向眼前的脸蛋。
  
  “我喜欢你。”安雪儿像被催眠似的,眼睛发亮、脸儿微红,模样像是在乞讨君圣天的亲吻一般。
  
  而君圣天当然也无条件接受了她不自觉的诱惑。
  “我也喜欢你。”说完,他迅速吻上微启的诱人唇瓣,舌头迫切地缠上她的丁香小舌,等不及要与她交缠在一起。
  
  安雪儿青涩地回吻他,虽然尚无什么技巧可言,但她已被君圣天训练得知道要怎么响应了。她的纤纤双臂环上了他的颈肩,想寻求些力量支撑她承受他的激狂。
  
  君圣天意犹未尽地吸吮她的舌头,双手也不安分的摸上娇躯,捧起她的胸部微微使力揉捏,拇指和食指则邪恶地搓揉着逐渐硬挺的乳尖。
  
  “啊——”安雪儿想转头避开他激烈的索吻,而君圣天只是略微放开舔着她的唇瓣。
  
  他着了魔似的爱抚着她微颤的身躯,手指往下滑,抚过纤腰、俏臀,到达大腿,然后倏地转了个方向,伸进她的裙底,热情地隔着薄薄的布料罩住了她的下体,用力地按压了一下,让神秘地带的爱液克制不住地缓缓流出,沾湿了她的小裤。
  
  “啊……天!不要……”安雪儿怕被人看见。
  
  君圣天早已被狂乱驾驭了理智,他捏住浑圆的酥胸,低头隔着衣裳吻上她的丰盈,然后他还不满足,咬住凸出的乳尖吸吮起来。
  
  “嗯啊———”她的小手插入君圣天的发里,抓住他的头不知是想推开,还是拉进她柔软的胸部,红肿的唇瓣张了又合,断断续续地发出酥人的呻吟。
  
  君圣天的欲望被娇啼声刺激得有增无减,手指滑溜地穿过她的底裤,顺利刺进她湿淋淋的花穴。
  
  “不要……”安雪儿一慌,想夹紧双腿,却被君圣天野蛮地用脚撑开。
  
  他头移开柔软富弹性的浑圆,沿着她的脖子到耳朵,一路留下许多湿吻,每一次吸吮都让她全身颤抖、四肢无力。
  
  而他的手指也开始在紧缩的密道里抽动,一次又一次有力地插入,那儿不断地流出湿滑的爱液。
  
  君圣天不耐地扯下她纯白的小裤,加大了手指进出的幅度。“天,停下来!我没力了。”快虚软的她发出小小抗议,感觉自己的幽径已经开始收缩痉挛了。
  
  “这样就不行了吗?再忍一下,我要给你更好的。”君圣天突然蹲下身,掀起她的裙子钻到里面,裙子因此而鼓胀起来。
  
  他把一只雪白的腿拉高,跨在他肩上,裙角罩住他的头,让他肆无忌惮地对她展开另一波甜蜜的折磨。
  
  “啊——”惊慌的安雪儿,在他吻上私密的花唇时,忍不住尖喊出声音。他怎么可以亲吻她羞人的地方!
  
  一手固定住她的娇躯,一手拨开湿润的花唇,他有力的舌头不断在幽美的穴口挑逗、舔弄着,甚至大口大
  
  口地吸吮源源不绝的蜜液。
  
  敏感的私处被他邪恶的唇,挑弄得更加激烈颤抖,她的身躯也因此无力地滑落,这让她的密处更加靠近他灵活的唇舌。
  
  “啊嗯……”哦!她快晕过去了。
  
  唇舌和充满魔力的手指,不断舔弄揉搓着女性的湿滑,他仔细地爱抚整个神秘三角地带。
  
  生理加上心理上的刺激,让安雪儿很快达到了高潮。
  
  君圣天让高潮过后的人儿缓缓滑落,和他面对面坐在草地上,张开双臂温柔又霸气他将她拥入怀中轻抚她的背。
  
  呵!他的小雪儿累坏了。
  
  他露出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可怜他的小弟弟正得不到满足的疼痛着,他要快点将雪儿占为己有,不然一定会憋死。
  
  “天……”
  
  “嗯!”
  
  “人家的小裤裤被你扯破了啦!”
|||他露出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可怜他的小弟弟正得不到满足的疼痛着,他要快点将雪儿占为己有,不然一定会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