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蓝天航空公司空公司的淫荡空姐(二)

这个派遣科的老胡可是个不折不筘的色鬼,在蓝天航空公司是出了名的好色,他老婆叫姚玉梅是名乘务长,今年三十四岁,也是个大奶子高耸、腰身细柔、屁股浑圆的美少妇,但老胡就是好色,他以前是人事部的助理,利用手中的关系搞过不少女人。

却说这天老胡看着隔壁二部张雅茜上班时穿着白色紧身衬衣和黑色的短裙,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和一双白色的丝袜,美腿秀足,非常性感,大鸡巴不由得翘的老高,看着梳着发髻的张雅茜艳丽的脸庞,鸡巴越来越硬,见二部没人就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张雅茜的奶子。

张雅茜和老胡操屄已经是常事了,张雅茜刚二十七岁,飞了六年了,长得十分艳丽,身材很棒,一双玉腿白嫩柔滑,尤其是她穿上高跟鞋时,均称修长,足踝纤细,再加上胸前那对丰满高耸的肥奶,迷人至极,害得老胡每次大鸡巴都翘得好高,刚进航空公司没几天就被老胡搞了,而且被公司里好多男人操过屄,是个公认的骚货。

张雅茜看着老胡,微微一笑把二部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老胡心里盘算着准备一边干着张雅茜的嫩屄一边舔她穿着丝袜的脚,闻着脚臭味,舔着她那白嫩的脚趾,在她的小屄屄里射精的美事,迫不及待地将张雅茜一下抱上办公桌,捉住捉了张雅茜的秀足,扒了高跟鞋,捧着空姐张雅茜的精美丝袜脚,将鼻子凑到那发黑袜尖上,使劲地闻。

张雅茜发黑袜尖的异香,令老胡兽性大发,发黑袜尖的混合着名牌香水的香味和高跟鞋的皮革味以及脚汗的酸臭味的复杂味道,再看着丝袜里面涂着深蓝色指甲油的脚趾,趾甲形状秀美,脚趾晶莹润泽,老胡的鸡巴性奋异常。

张雅茜抬起脚从大腿根部漫漫的脱去丝袜放在桌子上,那白里透红的臭淫脚完完全全地暴露在老胡面前,老胡正准备去舔,却听见有人敲门,张雅茜和老胡赶紧分开。

老胡回到办公室,一个女人来找他,这个女人叫郭惠蓉是蓝天航空公司的地勤,因为蓝天航空公司最近有一批地升空的名额,她就通过一个亲戚找到了老胡。

这郭惠蓉三十出头,一脸的骚货像,因为生过孩子身材有点微微发胖,但皮肤光滑细嫩,这天穿了一套红色的套裙,腿上套着黑色的网袜,红色的高跟凉拖,看上去挺性感的。老胡的眼睛盯着郭惠蓉薄薄的套装下明显隆起的胸部,笔直修长的大腿,穿着网袜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臭淫脚趾,嘴里支支吾吾的说这件事情不好作。那郭惠蓉到也不是省油的灯,看着老胡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大奶子,就明白了老胡的心思,心里慌慌的,又说了几句话,老胡一再说要研究研究。

郭惠蓉出了老胡的办公室,在办公楼外边转了好几圈,想想地勤天天劳累就挣那几个小钱的日子,再说自己以前干地勤的时候,和公司的好几个人都干过,虽然那是自己愿意的,现在跟老胡不是很熟,自己也不是很愿意的,可弄起来跟谁弄还不都是一回事儿,一狠心,用手机给老胡打了个电话,"胡助理,我是刚才找你的郭惠蓉,你出来咱们再研究研究啊。"

这老胡一听马上就明白了,很快就下了楼。郭惠蓉看见老胡,心里蹦蹦的跳。老胡是此中老手,知道女人是不好意思,就对郭惠蓉说,"走啊,去你家看看。"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郭惠蓉的家里,一进屋老胡就搂住了郭惠蓉肉乎乎的身子,郭惠蓉也没有反抗,只是嘴里说着,"快点吧,胡助理。"

老胡让郭惠蓉把裙子撩起来,扒掉了奶罩趴在床上,将肥白的大屁股高高的撅起,这郭惠蓉,一对柔嫩的大奶子挺拨高耸,弹性十足,奶头红艳,臂部肥圆,粉腿修长穿着一双长筒黑色网袜,大腿根一截白肉里面是一条蓝色的蕾丝内裤,老胡把郭惠蓉的内裤拽下来,展现在眼前的是郭惠蓉浓密的阴毛和暗红色的屄缝,阴毛在小丘上乌黑发亮,浓密地包围着叁角区及阴唇两侧。

老胡用手拨开那软绵绵的屄缝,看见郭惠蓉的屄眼里已经微微的湿润了,两人衣服也没脱,老胡站在郭惠蓉背后,抱紧郭惠蓉的大白腚,用手握着鸡巴,对准郭惠蓉粘糊湿润的浪屄,用力一挺,"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大鸡巴从后边就插进了郭惠蓉的浪屄里去了,直顶屄心深处。"哎哟,妈哟,胡助理……你的太大了……好涨、好粗!"

郭惠蓉的屁股很大,很柔软,很显然生过孩子,小屄屄很松的,老胡弄了几下郭惠蓉已经是娇喘不停了,从她屄眼里流出的透明黏滑的淫水泉涌而出,将老胡的大鸡巴弄得湿滑黏腻的.

"啊……啊……胡助理!胡助理……好……好……好舒服……不行了……"郭惠蓉无力地趴伏在床上,骚媚的高高昂起她粉嫩的圆臀,肥白的大屁股柔若无骨地承受着老胡的大鸡巴扑哧扑

老胡双手把着郭惠蓉的腰,鸡巴快速地干着郭惠蓉的浪屄发出咕唧咕唧地声音,很是过瘾,郭惠蓉跪趴在那里,不断的哼哼着,高跟凉拖也掉到了地上一只。"

"来,我们换个姿势。"老胡让郭惠蓉平躺在床上,然后将郭惠蓉左腿上的网袜脱了下来,像带避孕套似的把趾尖的部分套在了自己还挺立着发出亮光的鸡巴上,火热的鸡巴感受着充满美女淫脚臭味的柔软网袜的质感,兴奋的老胡用双手分开了郭惠蓉雪白修长的双腿。

"别………胡助理……不行啊………袜子脏啊………"老胡哪容得郭惠蓉拒绝,用套着网袜的鸡巴对准郭惠蓉湿淋淋的浪屄,"噗哧"一声,连根操入了美女的小屄屄,睾丸打在屄眼上,发出响亮的"啪"声,足见这一下儿多么有力。

, "啊…"郭惠蓉尖叫一声,屄心子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儿,超强的快感马上传遍全身,差点儿没昏过去。

老胡穿着网袜的鸡巴刚一插入,郭惠蓉的屄肉立刻就将它紧紧的拥抱住了,小屄屄开始不规则的蠕动,在入侵的异物上亲热的磨擦,子宫颈也如同小嘴儿一般的一吸一放,足以让男人销魂的了。

"呼…呼…"老胡喘着粗气,一旦开始抽插,极强的舒爽感就让他停不下来了,一下快过一下,一下重过一下,每次都是只留半个龟头在小屄屄中,然后再狠狠的整支尽没,就像要将睾丸也挤进郭惠蓉的体内。看到郭惠蓉只是"啊…啊…"的呻吟,老胡把她的左手放到她的大奶子上,又拉起她的右手,放入她的跨间,郭惠蓉就不自觉的开始揉捏自己的大奶子和阴核。

这一来,郭惠蓉所得到的快感更甚,本来身体就已经像是要被男人巨大的大鸡巴贯穿、撕裂了一样,"呀…啊…不…不行了…太激烈了…啊…胡助理…慢…慢…啊…慢一点儿…嗯…太…太激烈了…我…我受不住…受不住了…";

老胡抱住她的右腿,把操干的速度减慢了,在这条美腿上尽情抚摸着、亲吻着,还淫邪的把玩儿郭惠蓉从高跟凉拖鞋尖处露出来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浪妹妹,你的脚长的真漂亮,快赶上我们家那口子的脚了,好棒,这么完美的脚,真是世间少见。"

郭惠蓉将脸枕在左臂上,右手的食、中二指分开按住自己的大阴唇,使鸡巴在每次插入抽出时都会在手指上磨擦,以此来体会老胡的大鸡巴的硬度和力量。她已经很满足了,刚刚在老胡疯狂操干时,就已到了一次高潮,浑身的力量都像是随着阴精一起射了出去,现在只能以轻声的呻吟来回答老胡的赞美了。

老胡突然脱掉了郭惠蓉右脚上的红色的高跟凉拖,猛的舔吻着她穿着网袜的脚心,接着又把郭惠蓉赤裸的左脚放在嘴边,吸吮她散发着酸臭味的白嫩脚趾,右手伸前,捏住了她的大奶子,屁股前后摇动的速度又加快了,呼吸也更加粗重了。
"啊…啊…啊……啊……喔……美……美……你……插死浪屄了,对!好!啊……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好痒,……痒得钻心……再深点……用力掘……哎啊……真好,爽死我了……”"屄心又被快速的撞击,郭惠蓉感觉到老胡就要射精了,就也跟着浪叫了起来。

"射…射进来吧…啊…我…啊…我上过…嗯…上过环儿的…啊…"郭惠蓉刚一说完,就感到一直在蹂躏自己的那条鸡巴在体内急速的膨胀,紧接着就有强力的精液打在屄心里。

正在两人高潮火热的时候,郭惠蓉的老公回来了,一敲门,老胡一紧张,一边往外拔鸡巴一边精水狂流的。弄得郭惠蓉的小屄屄里,阴毛上、屁股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精液。两人慌乱地弄好衣服打开门。

男人进来一看,两人神色慌张,郭惠蓉的脸红扑扑的,一只脚穿着高跟凉拖,腿上和脚上的网袜都已经脱掉了,另一只脚上的网袜都破了,凉拖掉在床边,裙子也都褶皱了。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转身,看见床上扔着一条女人的蓝色内裤。

郭惠蓉的老公沉着脸叫郭惠蓉和他进了屋里,一进屋他一把撩起郭惠蓉的裙子,一看郭惠蓉没有穿内裤,当时就急了,手在郭惠蓉湿乎乎的嫩屄一摸,在鼻子底下一闻,"我操你妈!"

郭惠蓉的老公捅到了公司里,老胡只好调到了派遣科。到派遣科里来了之后,也已经搞了六七个空姐了,公司里的男乘都知道老胡的风流好色,一看哪个空姐经常去老胡的办公室,或者单独谈话,公司就互相传闻谁谁又被扒裤子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却说这郭惠蓉的老公赵兵也是个地勤,心想离婚又不愿意再加上郭惠蓉的哭泣忏悔和家人的劝说就没离婚,但心头这气如何咽得下去,这天郭惠蓉从成都飞回来,两口子是在郭惠蓉的父母家过的,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赵兵看着妻子穿着空姐的制服,头发盘了髻扎在后面,黑灰色的丝袜和浅口半高根黑皮鞋,看上去挺撩人的,当时真有些兴奋,就催着郭惠蓉,急急赶回他们的小家庭。

一进房门,赵兵就将妻子郭惠蓉掀翻在床上,连郭惠蓉的制服高跟鞋也不脱,一把撕破丝袜裆部的地方,把蓝色的蕾丝内裤拨到一边,他站在床边,扛起妻子两条修长的大美腿,涂了几口吐沫擦在大鸡巴上,将郭惠蓉的双腿分开,然后握着自己的鸡巴塞进妻子红红的屄缝里,狠操起妻子来。

"啊!好老公!啊……噢轻点……喔……我吃不消了。"郭惠蓉被丈夫顶到屄心,小屄屄里淫水太少有点疼,叫道,"轻点呀,太深啦!"

赵兵不管,继续狠顶,边顶边说道,"这就疼了,是不是你在家我干你太少啦你去偷汉子,说,你老公猛不?"说罢扒掉了郭惠蓉的高根鞋,抓着妻子两只臭臭的玉脚仔细的看着。

郭惠蓉完美的脚型和涂着暗红指甲油的白嫩脚趾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炫耀夺目,赵兵下面硬得不行,低吼一声,把头埋在郭惠蓉的脚掌上闻着她的脚臭,一股特有的脚香和皮革味沏人心扉,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三种味道在一起充满着赵兵的鼻腔和大脑,大鸡巴飞快的干着,双手捧着妻子的右脚吃力的闻着,还用舌尖轻轻舔着脚底,仔仔细细的将妻子丝袜脚舔了个遍。

然後将郭惠蓉的丝袜撕破,露出白玉般的臭淫脚,赵兵将妻子的脚趾含进嘴里吸吮。舔过每一根脚趾後,舌头灵巧的在脚心移动,郭惠蓉的臭淫脚被舔得痒痒的,不由得低声呻吟,浪屄也痒了,骚水流了很多。

赵兵抽送了百多下时,郭惠蓉已经细汗涔涔,双颊绯红,开始浪叫连连了,呼呼的急喘,用手搁着制服在自己的大奶子上猛搓,那种淫荡劲,像是意犹未尽,双腿也向上举着浪起来了,"……老公……屄……顶得……要命……又痒得……要命……狠一点才好……"赵兵一听更猛了,而且每次都顶到她的屄心,郭惠蓉又被弄了二十多分钟,浪屄里已经流了许多的淫水。

赵兵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鸡巴拉到小屄屄口,在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郭惠蓉的大白腚上"啪啪"直响。

郭惠蓉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老公……我……我……哎……哎……我要死了!……喔……喔……"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浪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浪叫,举在空中的脚尖用力向内弯曲,无力的张开嘴,郭惠蓉徘徊在高潮的陶醉中。

只见赵兵狠捅了数十下,猛的拔出了鸡巴,一下儿蹿到了床的另一头儿,把郭惠蓉拉了过来,使她的螓首仰在床边儿,把大鸡巴插进了她张开的檀口中,在后半根上狠捋了几下儿,把大股大股的浓精射在了妻子的嘴里和脸上,又把鸡巴在郭惠蓉的空姐制服上抹干净。

这赵兵还不过瘾,从厨房里拿出了一根紫黑色的茄子,赵兵用手指分开郭惠蓉的屄眼阴唇,右手拿起茄子,狠狠地将茄子插进了郭惠蓉被分开的浪屄眼里,流出来的淫水,很快就将茄子湿润了,赵兵握住茄子的右手稍微一用力,茄子就整根抵进粉嫩的屄眼,插进了小屄屄只剩下一个根在屄眼外。

"噢……老公……不可以啊……哦……"茄子的插入令郭惠蓉又是三声毫无意义的呻吟,娇嫩的浪屄如何能够抵受,粗大的茄子撑得她小屄屄又爽又涨,同时一双浑圆白嫩的大腿下意识地夹动了一下。"哎!不准动!"赵兵对着郭惠蓉说道,同时双手按住了郭惠蓉的双腿,这时郭惠蓉的阴唇含夹住茄子竟然没有掉下来,赵兵看到后,特别的兴奋,只见他兴奋地用食指轻轻地弹动茄子的末端,茄子被弹动后,还不住地摇晃,但就是没有掉出来。

茄子不断深入,刺着郭惠蓉的肉壁,泡在滑稠的汁液中肆无忌惮地侵略,"哇操!真他妈的过瘾!夹的真紧呀!"赵兵兴奋的浑身发热,就这样赵兵反复地用茄子操弄着妻子郭惠蓉的嫩屄,直到从郭惠蓉湿淋淋的嫩屄眼里猛的喷出大量透明的体液,郭惠蓉双腿大开,屁股下压着的床单堆湿了一大片。
(待续)